三年前,江湖发生了一件大事……

来源:侠客荟 无名师太 关键词:江湖 肆拾玖坊 众筹 酱酒坊 发布时间:2017-02-27

侠客们都知道,肆拾玖坊是一个众筹而来,以侠义为文化的企业。

三年前,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,少林扫地僧张传宗一篇《别人临渊羡鱼,我们退而结网,吹别人的牛,不如讲我们自己的故事》,拉开了肆拾玖坊众筹故事的序幕。

从最初少林扫地僧的振臂一呼,到后来七剑下天山,到四十九人的贵阳结盟,再到传奇刘军的加盟……

三年过去,肆拾玖坊已经成为一个有90家分舵,万名股东大侠,四十万会员的大公司。

三年过去,肆拾玖坊已经成为被金融机构评为成为“最具投资价值企业”,成功登上央视,入选中国MBA优秀案例。

三年时间,我们眼见着侠义理想国的梦想在一点点实现。

如今,我们再翻开当年的《肆拾玖坊侠客传》

回忆当年热血,更感慨万千

感谢今天有近万名股东大侠

与肆拾玖坊一起创造历史

创造一个有情怀的商业传奇


编者按:肆拾玖坊《肆拾玖坊侠客传》,写成于二零一五年六月,以小说的半虚构形式讲述了少林扫地僧召集江湖众侠,初创肆拾玖坊时的一段传奇往事。



肆拾玖坊侠客传


诗曰:

堪羡当年李谪仙,吟诗斗酒有连篇。

如今侠客肆拾玖,七剑三师聚全贤。

曾是  I T 风流主,江湖老去不知年。

一朝再造新传奇,重塑传统义云天。


夜。

明月如钩,春风如醉。

这本应该是个花好月圆,笙歌乐舞的夜晚。

肆拾玖结义堂内却冷得像冰,不,像是三九天的雪。

天是阴的,雪是冷的,一片一片落在身上,都是冷的。


结义堂里的人们面色凝重,不发一言。

许久,其中一人深深叹了一口气:
“如今的江湖,已不再是昔日的江湖了!”

说话者年纪四十开外,声音洪亮气质稳重,一副儒者模样。正是来自京城的侠客——贾德顺。

“是啊,我们虽说仍然称霸一方,但世界变化这么大,兄弟们都觉得压力大啊!”一个身材高大的西北汉子立刻快人快语地接过了话,是陕西的张新中。

“是呀!”“有道理!”“得想想办法!”

宁静一旦打破,人们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。

借着灯光看过去,原来屋内有七个人,正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肆拾玖坊“七剑”。这七兄弟原出联想门,各个身怀绝技,后来各自称霸一方,都是IT江湖上呼风唤雨的人物。

如今,江湖风云变幻,波谲云诡,令这些大佬们也不得不深夜齐聚,商量对策。

东北角坐了个眉清目秀的男子,此人面如朗月,目似寒星,乃是年纪轻轻便在广东声名赫赫的苏恒。

他斟了一杯酒,缓缓地说:“各位,五年前,你们谁能想到电商门竟能与我们一争天下,三年前,又有谁能想到微信这样的左道旁门也能得尽人心?”

“哈哈,反正我们北京分舵的日子明显不好过了,老赵,你们江西那边怎么样?”他旁边的人先他一步,把杯中酒一饮而尽,发话了,这人看起来也颇为年轻,衣着讲究,整个人看起来很有朝气,正是北京分舵的邹君。

他所说的老赵是江西赵伟,不像侠客倒像个秀才,此时,他正把手中酒杯放在鼻子跟前慢慢移动,似乎是在嗅那酒的香气。听到有人唤他,抬头看了一眼:“不是很好啊,刚才不是说过这几年的数据了嘛。”又把目光放在了对面的山东全永钢身上。

全永钢看对方看着自己,鼻子哼了一声:“问题难道在别人身上么?我看我们应该多瞅瞅自己。”

突然,墙角站起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。

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不可守成而不思变!”

他浑厚的低音让房间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此人黝黑结实,一副不怒自威的面目,犹如一尊罗汉,乃是山西麻劲松。

麻劲松威望甚高,他一发言,下面立刻有人响应:
“麻大哥,你带大家闯闯!”
“对,你做带头大哥!”
“我们另闯出个天地来!”

房间里再次喧嚣起来,不知什么人打碎了酒杯,顿时席间忙乱起来,掺杂了抱怨声:“这年头,连杯好酒都被浪费了……”

酒?

麻劲松心里忽然划过了一道闪电。


 

正在此时,门突然开了!

风?

不知道是一阵风刮进来一个人,还是这个人带来了一阵风。

当人们回过神来的时候,一个人影已经站在门口。

手里,还有一瓶酒。

响雷似的哈哈大笑,几乎在同一时间冲进了在场众人的耳朵。

“哈哈哈哈——有人在说酒?”

来者何人?

不愧是高手云集的七剑客,刹那间已有六个人从席间落地,兵刃出手,剑拔弩张。

唯有一人缓缓从座上站起,竟是麻劲松。


“诸位,诸位,莫紧张!这位便是我请来的酿酒宗师——汤驰先生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“前一阵子少林扫地僧曾与我长谈,向我推荐了汤先生。汤先生来自茅台镇上,乃是古法酿酒的高手,他独创了土窖酿酒、酒糟储酒的秘法,堪称一代宗师。”麻劲松道。

误会冰消,宾主落座。

汤驰略略颔首,“在座各位都是使电高手,老夫却擅长用酒。过去改行更门被视作荒唐,如今却是跨界剑法称霸武林。侠之道,无不互通,因此今日我以酒会诸位,未尝不是纵横江湖之法。”他说话略带南方口音,显得十分有礼。

显然,席间有人眼睛亮了起来。汤驰继续说下去:“请诸位尝尝我手中这瓶酒,看看与你们杯子里的酒有何不同。”

但见汤驰左手一扬,霎时间,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。

“好酒!”“好酒!”众侠不禁惊呼。

“要得此酒,须取赤水河之水,茅台镇之高粱,端午制曲,重阳下沙,下粮上甑、九蒸七煮、窖藏勾调,”汤驰不紧不慢地说,“非古法纯粮精酿不得,非我汤氏独门酿酒秘法不得,非我汤氏专利储酒秘法不得。”

已经有人按捺不住,想要一尝为快了。


 

正在此时,却闻得窗外一阵清亮悠扬的笛声,自远及近,飘忽而来。

有人面上露出疑惑之色,但也有几人会心而笑,邹君开口道:“好啊!今日何等幸运,有酒又有品酒大师,赵荟来了!”

“果然是良辰美景啊。”话音落,一个白衣翩翩的美髯公微笑而至,席间已有人起身迎接:“赵公,你可是带着你的十字品酒诀和独门鉴酒方来了。”

“哈哈!”赵荟收起长笛,怀中取出一套酒具。“不带真功夫,岂不贻笑诸侠?”

“光有好酒不会品,这也像是好兵器不会使啊!”人们纷纷议论着,聚上前来。

“汤兄,借美酒一用!”赵荟话音未落,只听得席中有人“啊呀!”一声。

没有人看到他何时出手。

也没有人看到他如何出手。

只见一道酒线横空而出,恰似白虹贯日飞出席间。

瞬间酒花四溅,如珍珠落盘,如玉泉涌瀑。

定睛一看,竟无一滴溅在杯外。

众人正在惊愕之间,赵荟开口:“诸位,请问现在你们舌尖的这一滴酒,可是甜的?”

屋内众侠面面相觑,均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赵荟微微一笑:“接下来的四滴,各位将体会到酸、苦、涩、辣;大、长、圆、厚、勾……以我之品酒法,是不是好酒更妙了?”

众人这才如梦方醒般,叫起好来。

“若不是美酒,怎有如此滋味,还要多谢汤兄。请!”赵荟说话间向汤驰举起了酒杯。

“赵兄请!”“汤兄请!”“各位请!”“请!”“请!”

品酒。

不过三杯酒功夫,屋内的愁云惨雾一扫而光。

在座的侠客岂是平凡之人,如何看不出两位宗师带来的希望。

酒席上,又见春光融融。



七剑齐,宗师聚。

麻劲松却暗暗思量起来,似乎还少了些什么。

酿酒之道、品酒之道,请到这二位已是无人能敌,但若让肆拾玖坊真以酒杀入江湖,要师出有名,师出有音,更要师出有形。

一回头,他的目光对上了同样在思索的张新中。

“麻兄,此事由你来做带头大哥,可好?”

“好虽好,但还有一事尚且不足。”

“哦?什么事?”

“我问你,你我兄弟以酒复出,再战江湖,可真的是为了一个‘酒’字?”麻劲松眉头拧成“川”字型,盯着张新中。

张新中思量了片刻:“不是,酒是好东西,但世人清浊不分,黑白不明,重利轻义,好勇斗狠,酒被低俗化,腐败化,甚至坊间多酒精香精勾兑酒以次充好。我们兄弟看似为酒正名,实则借酒之名弘扬正气,弘扬侠义之道!”

“太对了!只是此道要你懂,我懂,更要天下人懂!我反复思量,要令天下人明白,非一人不可。”

“此人是谁?”

“此人是我多年好友,文武双全,尤其一双丹青妙笔使得出神入化,奸佞宵小过不了他的笔,侠义正道却能借他之笔发扬光大。若有他加盟,必能让我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!只是……”

“怎么了,大哥你快说呀!”

“他任性好侠,常年隐匿山水间,恐怕寻不到他出山。”


正说话间,门下小童来报:

“麻大侠!麻大侠!有人拿着您前几日叫我送去的拜帖,说是您的老朋友,他找您、找您喝酒来了!”

说曹操,曹操到。

麻劲松与张新中喜出望外,正欲起身迎出门外,只见一人已迈着大步走入堂中。

此人精瘦无比,一身骨骼如苍松劲虬,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乌亮的眸子里仿佛放出光来,正是丹青圣手——朱亚民。


“老麻,你准备这么好的酒,是怕我不出山吗!”朱亚民唇边带着一丝笑意,说话间已走到二人面前。

张新中见状抚掌大笑,“七剑三宗师,今天算是齐了!看来我们仗剑携酒再闯江湖,是有望了!快快快,我们边饮边聊!”

麻劲松更是二话不多说,手中酒杯还未放下,便一把将朱亚民拉入席中。


夜,已经很深了。

肆拾玖结义堂内的人们却仍然谈笑风生,觥筹交错,毫无睡意。

“发起新酒文化运动”、“弘扬侠义精神”、“提升民族自信”、“寻回失落的中国白酒文化”……人们兴奋的议论时不时传到屋外。

轻啜了一口温酒,麻劲松走到窗边。

明月如钩,春风如醉。

竟是如此美好的夜晚。

肆拾玖坊,

侠义与酒的江湖,

要开始了。

(文/无名师太)


 

如今

肆拾玖坊的传奇还在继续

与侠客同行

请识别下面二维码

关注《侠客荟》

购买商品

请点击左下角 阅读原文

进入官方商城

欲成为股东

请在公众号后台回复“分舵”二字

获得各分舵联系方式